替身(1 / 5)

第 364 章 ˇ 替身

此情此景没法用一句尴尬来形容 , 陈子轻慌死了 , 不知道怎么办 , 但他嘴比脑子快 。

“ 商董您听我说 , 是这样的 , 我拖您 , 不是 , 我把您扶进来累出了一身汗 , 我就愚去洗澡 , 那洗澡不得脱衣服啊 , 总不能穿着衣服洗 , 所以我就 …...“

商董垂下眼眸 :“ 在我床上脱 。“

那迫人又强烈的目光撒去 , 陈子轻并没有感到轻松 , 他干笑 :“ 我热晕了 , 就没愚那么多 , 您不是睡过去了嘛 , 也看不到 , 所以我就直接 …...“

商晋拓不紧不慢地开口 : “ 我醒着能看到什么 ?“

结合他的神态和语调来看 , 他的答案则是一一一具让人提不起兴趣和观赏性的同性躯体 。

陈子轻的嘴角抖了抖 , 做徐敛之时被拒绝 , 做陈子轻被挑剔 , 两者附带的感受交织着冲进他脑海 , 维断了他的理智 , 他捕紧嘴 , 一声不吭地下了床 , 故意把动静搞得很 /

动作幅度也大 , 床都跟着震动 。

商晋拓的视线从他腰落到他屁股上 :“ 话没说完就走了是吗 ?“

年轻人猛地转过身 , 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, 脸 , 耳朵跟脖子都是红了 , 呼吸声带着轻喘 , 他的睡衣忘了扣上 , 就那么敞着 , 灯下 , 一片莹白两朵红 。

商晋拓闭起眼睛 。

一串脚步声离开床边 , 在门口位置停下来 , 随后传来带着情绪的声音 :“ 我没什么想说的了 , 商董您喝了酒醉得不轻 , 我不打扰您休息了 。“

未了还要作怪地说一句 :“ 您年纪不小了 , 还是要多注意身体 , 小酌怡情 , 喝多伤身 。“

商晋拓的面色隐约比平时还要冷 , 他的嗡音嘶哑 :“ 把门关上 “

“ 知道 1“

陈子轻终于冷静了点 , 他利索地给自己找补 : “ 我是说 , 商董 , 您好好休息吧 ,

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 。“

商晋拓似是笑了下 :“ 你的手机在我枕头边 。“

陈子轻差点窒息 , 他灰滔溜地返回来拿走手机 , 期间一下都不敢看商晋拓一眼 。

幸好及时改变主意 , 不然等他把裤子也脱了浑身脱光躺下来的时候 , 商晋拓醒了 , 他就没法用要去洗澡这个借口蒙混过关了 。

感谢考天爷的眷顾 。

房里静下来 , 商晋拓睁开眼眸 , 眼里哪里有一丝醉意 。

他之前只看到过那年轻人的锁骨和后颈 , 衣物下其他地方没见过 。

哪怕他渴奶症来得蹊跷又凶狠 , 他都没去验证 。

刚才他听着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 , 下意识播开了眼皮 。 从他看见那片胸 | 脯的瞬间 , 他就确定 , 验证这一环节可以直接跳过去 。

商晋拓拿出放在被子里的手 , 盯着掌心里的几处血丝 , 抠烂了才勉强克制住把人拴过来 , 压身下咬上去的暴动 。

又多了个毛病一一抠手 。

商晋拓掀开脏了的被子 , 脱掉更脏的西裤和内裤 , 下床去浴室 。

商董以为他在浴室处理了一番 , 今晚就能睡了 , 他低估了那画面的影响力 , 后半夜 , 商晋拓突然醒来 , 口干舌燥背脊燥热地靠在床头坐了片刻 , 任由自己起身去隔壁房间 。

门一推就开了 , 没反锁 。

房间的窗帘没完全拉上 , 月下雪纷飞 , 床上的人从他房里离开后洗了澡 , 睡衣换了一身 , 头发跟皮肉都香香的 。

不是他弟弟惯用的洗护用品味道 , 是他没接触过 , 叫不出名字的劣质产品 。

闻过一次就像是侵入他皮肤 , 钻进他血管 。

他从下往上拨开年轻人的睡衣扣子 , 有几分新婚之夜的意味 , 只是新娘子没娇羞的反应 , 毫无防备地躺着 。

商晋拓俯身 。

良久 , 空气里好像有 “ 啵 “ 地一声响 , 夹杂着银丝断开的声音 。

商晋拓走出房间 , 背身面向墙壁 , 额头靠在墙上 , 他整个面庞都呈现出极不正常的红 , 骇人的青筋从脚颈蔓延至额角 。

偏头痛没发作 。

心跳过快 , 体温攀高不下 , 双手颤抖 , 喉结滚动 , 唇上有淡淡的水光 。

两只手一寸寸地搜刮着拢起来都没几两肉 , 也不甜 , 没味道 , 喝一次就算了 。

男人的 | 奶川子 。

商晋拓皱紧眉头 , 他抬手抹唇 , 发颤的指腹漫不经心地摩擦几下 。

年轻人时常目不转睦地看他 , 还趁他喝醉玩他睫毛 , 碰他头发 , 他总该要点回报 。

况且 , 他要什么没得到过 。

小小